收藏 关注
客户端下载 投稿信箱:spxwwsjb@163.com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注册
图片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孩子对父母的爱,也许才是世间最伟大的爱
2021-05-26 15:37:40 0人看过 编辑:王明纯 来源:网易
 

  一直以来,都觉得人们将父母对孩子的爱高估了。说世界上哪有不爱孩子的父母,说“可怜天下父母心“,说只有做了父母才能明白父母的不容易。

  与此同时,孩子对父母的爱却被低估了。因为养育义务的存在,孩子往往被描述成单方面向父母索取的存在,成长过程中必经的稚嫩、不成熟,也被视为某种“忘恩负义“,被打上”不孝“的标签,原本是正常的人类成长过程,却被凭空加了许多道德评判。

  可是在我与身边许多朋友的经历中,父母的爱未必崇高,甚至夹杂着许多伤害,反而是孩子对于父母的爱,才是真正的无条件的爱。

  我的父亲在我生命中几乎是缺席的,我唯一能够想起来和他有关的事情寥寥。其中一件是我知道他一直想要一个男孩,也曾和我母亲商量把我送去亲戚家寄养,然后再生一个男孩。好在他们最后并没有这样做,否则我今天也没有机会在这里写下这篇文章了。

  另外一件事是,我四五岁的时候,有一天在家属院里看父亲和朋友打羽毛球,他不慎踩到了井盖上,整个人掉了进去,后背受了伤。医生给他擦药的时候,他时不时发出哎呀呀的痛苦的声音,幼小的我坐在他身边流着眼泪,每次他**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放声大哭。即使是今天回忆起当时当刻的场景,仍然有心疼的感觉。我感到这背后我对于父亲强烈的爱,尽管在我成长过程中,他几乎没有履行过父亲的角色。

  养了猫之后,我更明白孩子对父母的爱,就像是猫猫对铲屎官的爱,是一种全然的信任,一种没有期待的、无条件的爱。反而是铲屎官,更偏爱可爱的猫,也期望自己的猫很乖、不吵、不抓沙发,尽管承担了喂食、铲屎的工作,但这些工作都是“养猫”这个决定带来的义务,并不能用来说明人类对猫的爱有多么伟大。

  父母也是一样啊。既然决定了要生,“育”就是义务,而“育”与“爱”是不同的。

  我有一位朋友出生在一个很多孩子的家庭,她是最小的孩子。因为家里孩子太多,同时父母又要工作,她一直觉得自己是被忽视的,父母永远都在操心着顽皮的哥哥,青春期的姐姐,反而没人在意她。她学习做家务,想着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父母就会注意到她,会表扬她,会给她爱,可是他们好像把这些当做理所应当,只有在她没有做好事情的时候,才会狂风暴雨般地骂她,甚至打她。

  她埋怨了父母很多年。直到后来她长大,开始自己摸索着去学习什么是爱,怎么爱,然后再回过头来,去尝试着理解父母,因为他们都是孤儿,也从未得到过满足的爱,所以不会爱,更不会表达爱。

  她开始尝试着跟妈妈说爱她,拉着她的手一起散步,安抚她的情绪。

  学习爱的过程是漫长的,如果当一个孩子自小生活的氛围没有爱,这个过程还增添了很多痛苦。

  我和母亲的关系也是一样。从前,她脾气暴躁,事事以自己的需求为中心。小时候,她从来不会像其他妈妈一样给我准备好文具和三餐。一年级的时候,我经常自己削铅笔削到十二点,因为没有人帮我削,也没人给我买转笔刀。我也时常出于饥饿的状态,母亲把别人送的巧克力每天塞给我两块当早餐,午餐和晚餐都给我钱让我在外面解决,我那时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营养,常喜欢去一家小笼包铺吃饭,只因为那里的老板娘让我想到电视剧里描绘的妈妈的样子。

  母亲是大家口中的女强人,时常应酬喝醉了酒回家来,还有力气的时候就对我破口大骂,说我长得像我父亲一样丑(因为父亲背叛了她),我拖累了她,没有力气的时候就吐一地,然后倒下睡觉。那时我大概八九岁,总是惊恐,然后默默把她的呕吐物收拾干净,给她擦脸,脱鞋,盖好被子。有一次她喝醉了回来嚷嚷着要洗澡,洗了一半在浴室里睡着,我拿着蓬头帮她洗完全身,把她叫醒,扶她去睡觉。

  偶尔周末她在家里,心血来潮想要做家务,只要她在干活而我没有,她就会大发雷霆,骂我不孝,细数她生养我多么不易,说我白眼狼,和父亲一样辜负了她,说到生气的时候,她会随便抄起什么就对我一阵暴打,不许我哭,更别说反抗了。

  长大后,最快乐的事情大概就是不用再和她生活在一起,不用再每天忍受她各种形式的暴力。生命的一个阶段,我非常怨恨她。

  再后来,某天下班坐在公交车上的瞬间,我突然对她的生活有了些理解。理解了她作为一个非传统的女性在这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注册中要承担的非议、压迫,每次送喝醉的她回家的同事,都在暗暗嘲笑她的丑态;也是那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父亲的背叛对她造成了多么深的伤害,她一直没有安全感,希望用暴力的方式让我证明我爱她,不会离开她。

  直到今天,我都不觉得这些方式是正确的,直到今天,我也未能原谅母亲做的那些事。但我知道了,很多时候,她都不知道怎么爱,怎么去表达她的脆弱、伤心和恐惧,我也知道了,她面对她的生活时,也和我一样无助与惊慌。

  某种程度上,她比我更无助,所以她求助暴力。

  而我,终于有了足够的力量去反思和重新学习爱,也在尝试着去爱她。我会告诉她不用担心我会抛弃她,会尽量花时间和她相处,陪伴她,关注她的需要,在和她有关的日子给她买礼物表达我的关心。也会跟她说,言词造成的伤害有时无法弥补,鼓励她用更正面的方式表达自己的需求。

  我想我仍不能说,我改变了她,但我的确感到,在经历了过往种种之后,我仍把她当做我生命中重要的人,也在用心去关心她。

  说句大言不惭又大逆不道的话,我觉得我对她的爱,要比她对我的爱,深刻得多。我爱她不是因为我需要她,不是因为她是我母亲,而是我与她共同经历了许多,我也越来越理解她的许多,所以我爱她,心疼她,想要保护她。

  但写这篇文章并不是想说,我们都要原谅父母。不是,我们完全有权利不原谅。而是想回到开篇的那句话,很多时候,孩子对父母的爱都被低估了。

  我们以为孩子是索取,父母是付出,父母的养育之恩大于天,以为父母一定会爱自己的孩子。

  然而在现实中,我们往往看到的是,父母的生育是为了养老、投资,他们把孩子当做物品,当做出气筒,把自己的期待投射在孩子身上,让孩子背负自己的理想。

  这不是爱。即使他们尽到了养育的责任,这也不是爱,再说一次,“育”不等于“爱”。

  另一边,却是孩子对父母的全然信任,无条件的爱,即使曾经被伤害也选择共情、理解父母的宽容,还有跌跌撞撞学习去爱他们的努力。

  所以啊,孩子对父母的爱,也许才是世间最伟大的爱。